歡迎來到南昌昌大測繪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今天是

15216090132

觀點雜談

    觀點雜談 主頁 > 新聞資訊 > 觀點雜談 >

為什么那么多商業天才,卻是管理白癡?

 我熟悉的一位創業老板,是典型的商業上的天才。生于湖南農村,北京上完大學后,九十年代初分配到廣東一小城的醫藥公司。有本事,有脾氣,受不來體制內的鳥氣,很快就辭職下海了。先是鼓搗出市場上急需的一種抗生素,掙了第一桶金。然后回過頭來收購了小城醫藥公司下面一家藥廠。藥廠站住腳跟,繼續從小城醫藥公司手上拿下幾家老字號。最后,干脆把小城在香港上市的窗口公司拿了下來。一路走過來,公司發展得還算順利。2013年,他把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賣給了一家中字頭公司,戴上了紅帽子之后,并購游戲玩得更加風聲水起。兩年內,跨省吃下幾家區域型醫藥企業后,十幾億規模的公司迅速發展成為百億級的企業了。公司氣勢如虹,回到小城的市中心,準備蓋一個三十多層的公司總部。在外人看來,這絕對是一個勵志級的成功故事了。
然而對公司稍微做一點深入的了解,完全是另外一個情況。老板多年來的工作重心都是放在資本運作層面,一天到頭,在外面跑。在公司的時間,連1/3都不到。公司內部的運營和管理,基本交給了幾個自己信得過的老臣。最可怕的事,雖然他自己擔任總經理的角色,但是他從來沒有與手下人做過一對一的績效和職業發展談話。有問題向他匯報,他不會有耐心聽你說完:“這個問題我知道了……”。碰到不如他意的情況,他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罵人,所以公司上下,走路碰到他,能躲就躲。身邊人的感覺是,你永遠無法達到他的要求。公司越來越大,在外面名頭越來越響,但員工卻感覺與企業的距離越來越遠,公司的發展與員工沒有直接的關系。在公司做了十幾年的人力資源總監,也交了辭職申請書:“希望與老板有更多的交流,有更高的認同度,有更多的成就感。”

      我給他們的診斷是18個字:重經營,輕管理;重資本,輕人才;重說教,輕溝通底層的原因是三個邏輯:因為怕失控,所以不敢放手;因為不懂管理,所以不知敬畏;因為不愛,所以不愿意在高管和員工身上投入

其實,更加直接的評價也許是:很多老板,商業是天才,組織方面,卻往往是白癡。他們是優秀的商人,對商機的把握能力爐火純青。但在組織方面,管理方面,卻連最基本的常識也沒有。例如,我敢賭,人力資源總監提出辭職的時候,老板肯定沒有意料到,甚至無法理解:企業發展得這么好,我給你們打造了一個這么好的平臺:你們這是要給我鬧哪樣?

同樣一個人,同樣的智商和情商,怎么可能與客戶打交道時是天才,與員工打交道的時候卻是白癡呢?一個可能的原因是,老板們一般都是超級業務員出身,很自然的重經營,輕管理。在他們眼里,把客戶搞定,把糧食打下來,把錢掙到手,才是企業的根本。

經營是掙錢的事,管理則不過是花錢的事,錢都掙到手了,花錢難道還會是一個問題?所以他們容易把管理、組織、企業文化這些事情看得太簡單。出了問題,也是一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期思路,傾向于在薪酬方案、股權激勵等點上下功夫,期待“加薪就靈”、“一股就靈”;耐心一點的,頂多是花點大價錢找個咨詢公司出個方案,或者找個獵頭公司請個執行副總裁、人力資源總監之類,不愿意也不習慣把管理當作一個系統性問題、根本性問題、長期性問題來看待。

還有一個簡單的分析角度是銷售類工作與服務類工作的區別。同樣是與人打交道,同樣需要較高的人際技巧,同樣需要較強的換位思考能力,銷售類工作與服務類工作的最大區別是銷售類工作必須有很強的意志力,堅持自己的初始目標,讓對方接受自己的產品或服務。從創業階段開始,老板們長期做銷售類工作,而內部管理卻偏服務類,所以他們在處理內部問題時,也許更容易出現一些誤判和誤差,因過多的強調企業或自身的目標,最后導致差之毫厘,失以千里。

   
     更深層次的原因可能是認知性同理心和情緒性同理心之間的區別。
同理心是換位思考,了解他人內心感受的能力;同情心是換位感受,是體會他人內心感受的能力。例如,變態殺手同理心強,但完全沒有同情心,他們能夠精確判斷對方的欲望、動機、感受等心理,但不會去體會這些心理過程;相反的另外一個極端,一些自閉癥患者,同情心極強,但卻沒有基本的同理心,例如,他們對于音樂、繪畫等藝術形式中傳達的情緒有強烈的感受能力,但在面對面的交往中,卻無法理解對方的一顰一笑等最基本的表情。

創業老板更像變態殺手還是自閉癥患者?答案有點驚悚:更靠近變態殺手。成功的銷售需要強大的同理心,卻未必需要太多的同情心。而內部管理,不僅需要同理心,往往更需要的是較多的同情心。很多內部管理措施的決定本身,都需要管理層強大的同情心的支持,這些內部管理措施的落地和實施,也需要管理層強大的同情心來推動。

例如,華為公司“不讓雷鋒吃虧”的大力度財富分享制度,就來自于華為公司主要管理者對于中國長期在公共領域施行的欺騙性政策的受害階層的強大同情心;海底撈公司獨特的考核-拓店-晉升三位一體制度,就來自海底撈公司主要管理者對于農民工階層被歧視、被侮辱、被損害的感受的強大同情心;廣州視源公司以住房、父母養老、孩子入學為核心的福利制度,來源于視源公司主要管理者對于城市新移民階層的日常生活困難的強大同情心。

 

如果說老板創業是要求他們做俠客,月黑風高,眼疾手快,落袋為安;做一個職業化的管理者便好比是保姆,一粥一飯,一啼一笑,都要盡量無微不至地照應到。有同理心,沒有同情心,不管你怎么喂,怎么哄,孩子就是哭個不停。自己做過“奶爸”或者見過別人做奶爸的人,應該大概知道這中間的奧妙。首先,這其中有大量的tacit knowledge(默示知識),我們聽起來同樣的哭聲,有的時候是表示餓了,有的時候是困了,有的時候就是想哭一哭,吸引大人的注意力;比默示知識更重要的大人與孩子之間無時無刻不存在的、像水、像氣體一樣流動著的情感的溝通和聯系,這種高感性的狀態,是很多典型的“理工男”、“武俠男”、“軍事男”們一輩子都搞不懂的東西。

好的老板必須同時能夠充當俠客和保姆的角色。創業期以俠客為主,發展期以保姆為主。創業者如果覺得自己無法實現這種轉折,那就一定要想辦法找到合適的人去扮演保姆的角色,自己做連續創業者或者繼續鉆研自己喜歡的技術或業務。這里的前提是,老板首先要充分認識到這兩種角色的巨大區別,然后要認識到自己不太可能轉業成為一個優秀的保姆,坦誠面對,承認這個現實,接受這個現實。如果沒有這種自我覺察能力,我們就會看見一批批創業老板爭先恐后地自廢武功,非常努力地把自己變成不合格的保姆。商業天才變成管理白癡,自然是大概率的事情。
      商業與管理之間的冤家關系其實由來已久。例如,商學院也叫管理學院,但這些年,很明顯,更受歡迎的是商學院這個名字。叫管理學院的,除了MIT的斯隆管理學院和耶魯管理學院,所剩無幾了,也反映了管理相對于商業的弱勢。明茨伯格抨擊MBA教育言不及義,其實也是希望能夠加大MBA教育中管理的內容。我以前對德魯克自稱開創了“現代管理”不以為然,但看在大家都是管理陣營中的同盟軍,就不再計較了。商業的核心是錢,管理的核心是人。錢永遠比人要更吸引眼球一些,這也是一時沒有什么辦法的事情。

來源:肖知興/價值中國


回到頂部
天津快乐10分开奖官网